曾道人资料

文章来源:中国科学技术大学    发布时间: 2019-04-24 00:17  【字号:      】

曾道人资料

  原标题:郑渊洁炮轰曹文轩,戳破中国童书市场乱象

  来源:新民周刊

  世界很大,儿童文学的世界也很大,在合法合规、健康有益的前提下,让孩子读到他们自己真正喜爱的课外读书,增长他们的兴趣和见识,一定会让孩子们更加快乐地成长。

  文 | 河 西

  童书界的两位大佬撕起来了!

  “童话大王”郑渊洁首先发难,19日,郑渊洁在其个人微博上发表长文,直指2018年中国童书作家榜中排名第三的著名作家曹文轩,依靠进校园推销获得高版税收入,质疑其做法有进校园推销之嫌。

  这篇微博长文中,郑渊洁晒出了某小学校方要求学生购买童书的征订单,表示征订单上赫然注明:“1、邀请到这样的知名作家进校面对面交流,温州书城对我们学生的图书征订量是有要求的。2、当天有意愿与作家面对面交流、签名的孩子,请提前征订曹文轩先生的作品。图书没有折扣。

  而《中华人民共和国义务教育法》第二十五条明确规定,任何人不得进入中小学校园推销商品。但许多童书作者却打着讲课的幌子,和书店、学校勾结起来进入学校占用学生上课时间向学生兜售童书。

  面对郑渊洁的炮轰,曹文轩的回应是:暂时不愿意发声,“让大家去判断吧”。

  你不说清楚,让大家怎么个判断法呢?

  事实上,童书作家到各地小学推销图书已经是业内众人皆知的潜规则。2010年,杨红樱用她的《淘气包马小跳系列》击败青春文学的畅销书代表郭敬明,打破郭敬明的垄断,以2500万的版税收入,荣登“2010第五届中国作家富豪榜”首富宝座,引起广泛关注。这与其说是杨红樱的文学天分获得广泛肯定,还毋宁说童书的巨大市场决定了这样的作家相对于纯文学作家更有可能获得商业上的成功。而这种成功,有多少是小学学校的推波助澜造就的呢?

  《新发现》主编严锋说“童书市场如饥似渴”,这些年,图书市场最热的就得说是童书。

  为什么?二胎政策之前,都只生一个,独生子女,含在嘴里怕化了,顶在头上怕摔了,谁不望子成龙?亲子读物自尹建莉的《好妈妈胜过好老师》卖疯掉之后,已经成为图书市场中的一支不容忽视的图书类型。饶雪漫的妹妹饶雪莉写的《别让孩子伤在小学》当年4月推出后,一个月就已三次印刷。虽然饶雪莉的知名度和她姐姐没法比,可是不妨碍她的书卖得比她姐姐还好。还有各种经典儿童文学也是市场上的热门销售品种,《小王子》你知道被中国多少家出版社出了多少版销了多少册?童书市场,似乎真是香饽饽,钱途很好。可是这水到底有多深?十多年前,少儿出版还在青黄不接,可是忽如一夜春风来,千树万树梨花开,各种绘本、童书、亲子读物层出不穷,真是乱花渐欲迷人眼。其中,也不乏害群之马。

  《令人战栗的格林童话》一书因为充斥大量色情描写而被新闻出版总署勒令下架销毁。《Q版语文》恶搞语文课本,有“出版界周星星”之称的林长治继《沙僧日记》后将触角伸向语文课本,将三十一篇我们耳熟能详的语文经典课文彻底打造成无厘头范文,成人读来,开怀一笑了之,但是对于儿童来说,会让他们幼小的心灵里种下怎样的种子呢?

  还有今年在榜上排在第六名的雷欧幻像,他们最著名的作品就是奇幻冒险儿童文学作品《查理九世》,可以说是风靡一时,曾长期霸占图书畅销榜。但因宣扬暴力、死亡,含有大量恐怖血腥残酷荒诞等内容造成很多负面影响,严重违反有关未成年人读物出版的法律法规而被责令全部召回禁止出版发行。

  这些宣扬暴力、色情、恶搞的儿童文学被整治之后,又一批儿童文学杀入校园,其内容是否合规、是否符合儿童的阅读我们尚不能完全做出判断,但就程序来说已经违法,并且给很多儿童和家长造成了不必要的负担。童书市场的乱象如何整治,还孩子一片纯真的天空?这是学校的老师和家长首先要考虑的问题。

  老师带头推销,作为家长是买还是不买?老师这么卖力推销,其动力何在?其中是否有利益的灰色链条?我想其中是大有可查的必要。

  此外,从这个榜单的书目来看,也显得体裁单一。优秀的课外书,自然可以给孩子打开一扇新的窗户。但问题是,并不是所有的孩子都喜欢文学,都喜欢小说性质的故事书。我们是不是把课外书的范围想得太过狭窄了?课外书,当然可以是布封的《自然史》,可以是法布尔的《昆虫记》,可以博物,可以自然,可以摄影,可以美术。可以去多了解一下这个世界,而不是局限在小说这种体裁里。

  世界很大,儿童文学的世界也很大,在合法合规、健康有益的前提下,让孩子读到他们自己真正喜爱的课外读书,增长他们的兴趣和见识,一定会让孩子们更加快乐地成长。

  



(责任编辑:钦黎明)

专题推荐